美人的最高境界,是美而不自知

美,如果是一种天赋,

那么俞飞鸿很小的年纪就展现了这种天赋——

6岁就被挑去学舞蹈,

8岁已出演了电影《竹》。

而事实上,俞飞鸿爸爸和妈妈都是工科出身,

家中并无太多文艺气息。

可就是因为长得漂亮,

俞飞鸿阴差阳错成为了一名小童星。

那时,剧组的人都打趣说,

俞飞鸿归道具组管——

有她的戏时,叔叔阿姨把她放到镜头前负责美,

一场戏拍完了,再把她抱走。

身边出了一颗闪耀的小童星,

到哪里都有人夸奖。

爸妈却不解风情,一再耳提面命:

“不能做绣花枕头稻草包。”

甚至,他们也从不把自己的明星女儿挂在嘴边。

只是在别人问起来时,

淡然说起:我女儿是演员,就是演《小李飞刀》里惊鸿仙子的那个。

故而,打小开始,

别人言说的漂亮就只被她当成一种问候语。

或许,在知识分子的父母眼里,

于俞飞鸿而言:

长得漂亮,未尝不是一种负担,

至少,是在未来活得漂亮的负担。

幸运的是,俞飞鸿没有背上这个负担。

02

18岁,俞飞鸿考入了北影表演系。
相比其他学生,她的起点很高——

16岁那年,

她已经在电影《凶手与懦夫》担当女主角。

当然,你可以说这是天分,

毕竟在美女如云的北影,

俞飞鸿被誉为“学校十年才出的一个校花”。
那时候高年级的师兄想追她,

但不敢跟她说,知道她喜欢小狗,

就集体养了只,众星拱月般轮流陪她遛狗。

可惜,还没等任何一个男生鼓起勇气说出来,

那只狗就死了。

但俞飞鸿却似乎对这种众星拱月般的状态没有什么感知,后来回忆起时说:

“那只小狗毛绒绒的,很可爱,

其他的就想不起来了。”

奥维德说:“姑娘心里最珍视的东西是她们自己的美貌。”

显然,俞飞鸿却“美而不自知”。

但是,这并非对自身的美不知,

而是对此并不看重。

此时的她,

正抓紧时间学习别人看起来没用的英语。

也从未因睡懒觉而落下一节晨功的课。

在获取知识的黄金年龄,

俞飞鸿没有过分炫耀自己的美。

03

大三的时候,好莱坞电影《喜福会》的导演找到俞飞鸿的班主任:“有没有气质好的女学生,

最好还要懂英语,我们急需一名女主演。”

还能是谁呢?只能是俞飞鸿了。

此前,在北京电影学院,

还从没有过学生去好莱坞拍戏的先例。

一番波折,俞飞鸿直到开机后,

才办好去美国的签证。

“我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,以为会先到酒店,

休息一两天,想不到直接被接到了片场。”

长途飞行后的憔悴脸色,

正好适合了影片中的角色莺莺。

事后看过电影的人说:

“俞飞鸿穿着月白旗袍,秀发披垂,

耳边挂着轻盈剔透的翡翠耳环,手握着茶杯,

抬脸清秀的面容让人知道,

什么才是惊艳了时光。”

许多人都看到了一颗新星在冉冉升起,

劝她留在美国发展,进军好莱坞。

不过,没有任何犹豫,

俞飞鸿拒绝了许多好心人的挽留,

也拒绝了不少人求之不得的美国绿卡,

理由只是还没有完成学业:

“在人生的十字路口,我从来只走正确的方向,

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,很清楚自己要什么,

我的性格其实很男人,有一种果断力和杀伐力。”

那年,她才21岁。

04

回到了学校,完成了既定的学业,

毕业后,因为成绩优异,

各方面出众,俞飞鸿顺利留校,

一切看似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。

但俞飞鸿说:“我不想过一眼就看到头的生活。”

不久后,俞飞鸿选择了孤身一人去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继续深造。

“我一直生活在一个很顺遂的环境里,

没有生活的历练和波折。”

在完全可以依赖自己的美,轻松生活的时候,

她主动忘记了自己的美;

没有波折的顺遂生活,

那就主动给自己制造波折。

她,做到了。

在美国,俞飞鸿一切都要重头开始学起:

租房子、学开车、去银行开户……

一次做菜,俞飞鸿不小心把一小半手指甲削掉了。

打电话求助医院,对方问她能走路吗。

她说可以,对方说你这样的,我们不能出救护车。

无奈,她只能忍着剧痛握着方向盘,

自己去附近医院包扎。

忘记了自己的美,

俞飞鸿却知道了自己可以怎样坚强。

积攒了足够的经历,买上一张机票,

俞飞鸿回国了。

05

彼时,《牵手》的导演杨阳找到电影学院的程老师:

“你们表演系气质有没有比较独特的?”

想也没想,程老师递过去一张俞飞鸿的黑白照,

“女主角就是她了。”导演当下就拍了板。

很快,剧组就给俞飞鸿寄来了剧本,

想让她演女一号夏晓雪。

未料,这个唾手可得,

可以借此重新回到舞台中央的角色,

俞飞鸿却轻飘飘放弃了,

反而选择饰演一个小三的配角角色——王纯。

相比重新回到舞台中央的机会,

俞飞鸿更看重的是适合。

因为她觉得自己和王纯的一些经历很相似,

“刚刚毕业几年,也是在异地,

一个人要寻找位置、寻找生活,租房子什么的,

跟我去美国两年的经历很相似,我会比较有感触。”

也因为这,俞飞鸿演出了不一样的小三——

外表看上去健康向上,内心善良纯真,

也不是故意去破坏别人的家庭,

最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,

已经给别人造成了伤害,

选择决然退出。

电视剧播出后的事实证明,她对了。

她也成为内地荧幕上,

屈指可数不招恨,反招人疼的小三。

王纯让俞飞鸿一夜之间重新回到了舞台中央——

获得了飞天奖最佳女演员的提名。

此后,俞飞鸿片约大增。

06

来到了20世纪末,正是一个女演员的黄金年龄,

俞飞鸿接片接到了手软。

这其中,最重要的当属电视剧《小李飞刀》。

也正是那个“惊鸿仙子”,

定格了无数人心中不老女神的形象。

一度,俞飞鸿成了古装女神。

两三个月的时间,俞飞鸿要拍几十集古装戏,

穿梭于不同的剧组。

这种疲于奔命的方式,

让她觉得自己活成了一台停不下来的机器。

突然有一天,她告诉经纪人,不再接拍古装戏了。

拍了四年的古装戏,就这样一下子放弃了,

好多人不解,这可是一个演员最好的黄金年华,

成批成量的演下去,混个脸熟也是好的。

俞飞鸿却很决绝:

“我觉得一个人的成长,还是内心的淡定,

和不断寻求新的知识充盈自己,

才会迎接人生更高的挑战。”

可以不自知自己的美,俞飞鸿没有忘记美的智慧:

世上有很多年轻时候美丽的皮囊,

年轻的时候光芒四射,

身边的人都把她当成了发光体,

可以变现眼前可得的东西,

但若忘记从内心汲取营养,

再美丽的皮囊,也会很快枯竭。

还好,在可以快速变现的年纪,

俞飞鸿活得从容、坦然,没有太多野心。

07

俞飞鸿去美国深造的时候,

有一回在回国的飞机上,

朋友给她推荐了须兰的短篇小说集,

她翻看了其中的一篇叫《银杏  银杏》。

二十分钟就读完了,却让俞飞鸿泪流满面。

过了好几年,一次和王朔等一帮圈里朋友在一起喝茶聊天,不经意间,俞飞鸿就说起了那篇小说。

王朔说:“既然你这么喜欢,

一直放不下,不如自己拍。”

那就拍吧!

2006年电影市场还很清淡,

在电视荧屏上正当红的俞飞鸿却销声匿迹,

一心筹备起自己的第一部自导自演的电影。

为了找投资,俞飞鸿一年说了一生要说的话。

没人投资,俞飞鸿就投入了全部积蓄,

甚至卖掉了房子。

“每天跟自己说100遍放弃,要说101次坚持。”

并不是所有的努力和坚持都会换来回报。

2009年这部《爱有来生》上映后,

4000万的投入,只换回200万的票房收入。

当然,你可以把这当成失败。

但正如濮存昕所说:“

一个演员,如果找到了一种正确的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去演戏,那么就会乐此不疲,内心得到满足,更不会觉得辛苦。”

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来说,也不是失败,

因为这正是俞飞鸿一直以来的生活方式——

专注执着的做自己喜欢的事,很美。

08

2013年电视剧《大丈夫》的热播,

为俞飞鸿带来极大的关注度,

一个超市里的收银员的角色,

让美不可方物的俞飞鸿演出了入木三分的烟火气息。

电影里也处处见到俞飞鸿的身影,虽然多是配角,

有时候却比主角还要出彩,

甚至《悟空传》里的上圣天尊这个反派角色也被她演得让人恨不起来。

为什么无论角色大小,甚至反派角色,

俞飞鸿都能很快入戏?

因为她也是一个能很快出戏的人——

卸下戏装就很快能走进生活。

演戏是演戏,生活是生活,她分的是泾渭分明。

她从不上真人秀节目,

从而过分地把自己曝光在世人面前。

“我是个特别宝贝自己的人,

我不能为了演戏付出全部生活。”俞飞鸿说。

自此,俞飞鸿便开启“霸屏模式”。

而在人们扒出一张2009年《爱有来生》的发布会照片后,“时光美人”的称号更是不胫而走——

8年前她发布会穿的那身连衣裙,

被她穿到了2016年热播的电视剧《小丈夫》中,

竟丝毫没看出时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。

人们笑侃:人美就是任性。

其实,哪是任性,

只是她懂得修炼内心,

把自己的美归隐于自己的生活。

09

俞飞鸿不工作的时候,就宅在家里,

看书写作听音乐看碟做美食养花种草,

把一个人的生活过得盎然有趣,

名利场一直离得远远的。

不过人民群众的八卦心从未放过她:

为什么不结婚?

毕竟,30的她,没有结婚,

40的她,还没有结婚。

马上眼看“惊鸿仙子”都快50了,

还是没有结婚。

传出过不少绯闻,

也有不少不堪的谣言,

俞飞鸿却并未真正地着恼过。

一如她谈到演艺圈里争取角色一词所说:

“我没什么一定要争取的事。”

忠于演员的身份,她就用心演好每一个角色。

忠于自己的生活,她就坦然过好每一个当下。

除此之外,她不需要对谁负责。

“每一天早上起来,脚踏踏实实踩在地上,

生活越平淡,内心就越踏实。

万事强求终不得,情随本心方为真。

更何况我不是那种志在必得的人,

当别人都汲汲营营,

攻城略地时,我会是适时放慢自己的脚步,

在疾徐有致中进退自如。”

有一种美是从不随波逐流,只坦然做自己。

10

因为许知远的一个采访,

气质女神俞飞鸿又走进了人们的视线。

曾是一代中国文青精神领袖的许知远,

采访内容却无非是以一个猥琐老男人的猎奇心境,

探知一代女神是否依附男人,

让人大跌眼镜。

好在,俞飞鸿真的很有教养,

永远笑意盈盈又坚定地和许知远对峙着。

清醒的女人,温婉端庄的外表下,

是内心的坚定从容,

不需要与谁去辩解,更不需要满足谁的期待,

因为人生早就有了完美的答案。

俞飞鸿是美到灵魂里的女子,

一颗心通透晶莹,

目光里盈满了看遍世事后的清澈,

还有岁月沉静下来的云淡风轻。

她永远都是人们心目中的惊鸿仙子,

像悬崖边上盛开的花朵,

无所依靠却迎风傲立,惊艳不可方物。

俞飞鸿也诠释了什么是真正的美——

真正的美,不是在你最好岁月里第一眼的惊艳,

而是在你用力诠释岁月后,

令人回味的温存隽永。


会员登录
登录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